步入兵营:难忘野营拉练路……

“野营拉练”这个词或许在汉语辞典上查不到,对现在的年青人来说更是十分生疏,但关于我这个1968年从戎的人来说,却感到十分亲切。因为我亲自阅历过,因为那段阅历在我心中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记。
1969年3月,瑰宝岛武装冲突迸发,当国家安全遭到严峻挟制时,毛主席当令发出了“全党都要注重战役,学习军事,准备打仗”的号召。1969年10月,三军进入战备状态,新疆、沈阳、济南、北京等军区的一些部队走出营房,结合战备疏散,进行了以练“走、打、吃、住、藏”为主的千里野营拉练。

1969年11月24日,毛主席在北京卫戍区组织部队进行野营训练的汇报上,给当时主管戎行工作的林彪批复说:“此件已阅,我看很好。请你和黄永胜同志商议一下,三军是否使用冬天实行长途野营训练一次,每一个军可分两批(或不分批),每批两个月,实行官兵团结、军民团结。……”又说“如不这样训练,就会变成老爷兵。”
依据毛主席指示,三军上下一场继“1964年大交锋”后的又一次大练兵运动迅即打开。笔者地点的26军76师226团也于1970年元月27日从营房出发,开始了35天的野营拉练。尔后,又于1970年12月25日-1971年26日进行了第二次野营拉练;于1971年12月1日-1972年1月4日进行了第三次野营拉练;于1973年12月8日—1974年1月11日进行了第四次野营拉练。因为笔者当时地点的15瓦电台担负着全团对上的通讯使命,所以自始至终参加了所有拉练。
关于通讯兵来说,拉练就是实战,我身背26公斤重的“老八一”电台,还要随时坚持与师里的通讯联络,既有跋山涉水的困难锻炼,也有披星戴月雨露风霜的夜行军、强行军锻炼,还有风餐露宿于大天然的密切触摸,更有白日当“泡兵”、晚上当“团长”的苦楚煎熬,行军强度比步卒、炮兵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只是,拉练有苦也有乐。忘不了,腰挎手枪、身背电台、头戴假装帽,更显英姿勃勃,也才更有从戎的感觉。忘不了,“苦不苦,想一想赤军两万五;累不累,想一想革命老长辈”,这句三军最经典的行军煽动词。忘不了,在艰苦行军中所迸发出来的官兵一致、团结和睦精力是那么温暖、难忘。作为全团仅有的15瓦电台,一直是团指挥所的重要组成部分,从年过半百的团长政委、到刚刚入伍的新兵,都是靠两条腿走路,没有特殊。我们相互协助,相互鼓励,相互搀扶着走向意图地。
忘不了,野营途中就地挖灶,埋锅做饭的野炊日子。从停止行军到挖灶做饭、吃饭,再开始行军,只有55分钟时间。那吃夹生饭是常有的事,但没有一人诉苦过。忘不了,冰雪上的的特殊地铺,全台兵士打开背包铺在冰雪上,拖着疲倦的身子,照样不亚于睡在席梦思上。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