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1+N”,加出新活力(脱贫产业如何更兴旺)

  辽宁省北票市章吉营乡三官村,一排排标准化鸡舍整齐地排列着。“来这里一定要穿上防疫服,这些鸡苗可都是我们脱贫致富的金疙瘩。”得知记者来采访,在鸡舍工作的贫困户王久新连忙提醒。在北票,类似这样的扶贫农场有30个,贫困乡镇一个都没落下。

  北票市地处辽宁西部。作为辽宁省15个扶贫重点县之一,全市130个贫困村,省级贫困村就占了86个,建档立卡贫困人口34079人。为发展适宜的脱贫产业,北票市打造“1+4”产业扶贫模式,政府牵头,金融机构参与,企业建设扶贫农场,合作社发展产业项目,带动建档立卡贫困户脱贫。这样的模式运转效率如何?脱贫成效怎样?记者进行了实地探访。

  钱从哪来——

  贷款零风险,年终有分红

  “说句掏心窝子的话,咱老百姓没有谁愿意当贫困户,除了种地也想干点啥买卖多挣点钱,可咱最大的难题就是缺少启动资金。”东官营镇炮手村村民张国平很是无奈。前些年,老张想在家里养些羊,手头没钱的他跑了镇里、市里多家银行,却因没有抵押或担保吃了闭门羹。无奈之下,他只能托人以高息从某民间借贷公司借了一万块钱。

  可没想到,由于羊的价格走低,加上养殖技术落后,一年后为了还贷,老张不仅把羊全部变卖,还搭上了3000多元的玉米款。因此,当东官屯镇扶贫办主任徐桂红来到他家里,一提到贷款两个字时,老张就非常抵触。

  “可别提贷款了,开春我就准备去打工,再不干赔钱买卖了。”“老张你别急,这个贷款和以往不同,你先加入镇里的养鸡合作社,银行就能提供5万元贷款,这钱作为你的股份投到养鸡场。政府和银行给你做担保,前2年政府负责贷款利息,后3年企业偿还利息,期满后还替你偿还本金,你一点风险都没有。”“还有这好事儿?”在仔仔细细看了3遍合同后,老张痛快地签下了字。“到了年底,我最少能有1500块的分红呢。”老张兴奋地说。

  “产业扶贫,最难解决的就是资金问题,尤其对于我们这种贫困县来说,如何利用有限的扶贫资金成为工作的重点。”负责北票市扶贫工作的市委常委韩玉波说,市扶贫部门拿出财政扶贫资金以及存量扶贫互助资金,设立风险补偿金存入金融机构,金融机构按此额度放大10倍,以优惠利率给贫困户发放贷款。“第一次我们筹集资金500万元,通过放大变成5000万元,解了产业发展的燃眉之急。”

  “这种产业扶贫模式既放大了专项扶贫资金的造血功能,又增强了金融机构对信贷资金风险的可控性,企业参与产业扶贫的积极性更是高涨。”韩玉波告诉记者。

  链条咋造——

  建起合作社,村村有产业

  有了资金,如何用好用活,给贫困户带来切切实实的红利就提上了日程。

  通过实地调研,北票市根据各乡镇实际,成立了20多个扶贫专业合作社,让每个贫困乡镇都有一个适合自己的产业。“合作社的成立不是盲目无序的,由龙头企业负责投资建设场地、提供设备技术并负责产品销售,这样就形成了一条企业支持合作社、合作社吸纳贫困户的可持续发展产业扶贫链条。”北票市扶贫局副局长刘亚涛说。

  合作社将贫困户贷款集中起来作为生产资金,贫困户除每年获得不少于注入资金总额10%的固定收益外,有劳动能力还可以到扶贫农场就业,或者将承包地出租获得额外收益。企业利用当地集体荒山建设扶贫农场,农场所在地的村每年还可获得集体收入。

  “在家门口就能挣钱,平时还能照顾老人孩子,以前连想都别想。”蒙古营镇大巴沟村贫困户李德印高兴地说。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:除了贷款入股分红的1500元,他每年至少能在合作社干一个月农活收入3000元,把土地租给合作社进行玉米育种,还能进账900元。

  蒙古营达康农业专业扶贫合作社,由10个村的100多户贫困户组建,主要负责玉米育种。“我们这里有主营玉米育种的省级农业龙头企业,依托它搞了这个全部由贫困户组成的合作社。”负责人周建江告诉记者,“10个村的村主任或村支书也加入了合作社,但是不取一分报酬,主要负责各村贫困户的联系工作,协调企业、银行、合作社与建档立卡贫困户之间的合作,保障和监督各方权益。”

  在北票市丰兴源土地股份专业合作社,贫困户王东升正在加工红薯的机器旁忙碌着。“在这打工,每个月我能赚3000来块,年终还有1000块分红。”这个合作社,贫困户以扶贫资金和土地入股,市里的淀粉加工企业提供加工设备、负责销售,全村95户建档立卡贫困户全部纳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