团圆的日子 他们的相聚格外亲

团圆的日子 他们的相聚格外亲

正月十五元宵节是中国传统节日,这一天亲人阖家团聚,一起吃汤圆,团团圆圆,亲情四溢。在这个节日来临之际,本报寻亲栏目组对通过本报找到亲人的寻亲读者进行了回访,走进他们的世界,倾听他们的故事,感受他们之间的亲情。

故事1

一声“妈”叫得她落泪

这个年,王秋容过得最开心,因为她找到了33年前送人的亲生女儿。与女儿第一次见面那天,女儿就喊了她一声“妈”,她一下就泪崩了,失而复得的女儿让她愧疚也让她激动。大年初五那天,女儿和养母一起与王秋容见面吃饭,一家人聚在一起唏嘘不已,也感慨万分。

当年把女儿送人 自己也很无奈

王秋容与爱人结婚后,相继生了三个女儿。没能生出男孩儿,这让丈夫非常不满。已经生了三个孩子,家里不能再添人口了,村干部要求王秋容必须做结扎手术。但此时,王秋容意外怀上了第四个孩子。

“当时家里进行了讨论,婆婆和我丈夫说要偷偷生下来,如果是男孩就留下,如果是女孩就送人。”王秋容不同意,只要生下来,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,都必须留下。

因为怕超生罚款,王秋容怀孕期间也不敢抛头露面,东躲西藏,每天担心被查。1983年,孩子终于足月,王秋容没敢去医院生,就在现在的东瓦窑地区的孩子姑姑家里生产,找的是西瓦窑大队医生接生。

对于王秋容一家来说很“不幸”,他们的第四个孩子还是女孩儿,当时丈夫以及公婆、姑嫂等全家人都反对留下这个孩子。

虽然王秋容做过反抗,但最终,这个女孩儿还是送人了。

一直没有忘了这个小女儿

相隔33年,王秋容始终忘不掉小女儿出生的样子:小脸粉粉的,眼睛黑黑的。三十多年来,她一直在打听女儿的下落。

王秋容也因此与丈夫离婚了。“虽然说都知道生男生女不是谁说了算的事儿,全靠缘分,但在我们那个年代,重男轻女的观念还是很重的,生不出男孩,这辈子都成了这个家的罪人,始终抬不起头。”王秋容说,因为丈夫重男轻女,他们夫妻间出现了很深的裂痕。

王秋容多方打听孩子的下落,但一直杳无音讯。她也曾想等孩子主动来找她认亲,但又怕自己等不到。于是,六十多岁的她找到了本报寻亲栏目组,刊登了寻找女儿的故事。

养母看到报纸纠结了一个多月

王秋容找女儿的事刊登当日,女儿的养母就看到了这份报纸。“养母揣着这份报纸心情很复杂,内心纠结了一个多月才决定告诉孩子。”小女儿的姑姑说。

“养母的心情我能理解,月科儿里的孩子抱去养大,跟自己亲生的孩子没两样。现在孩子长大了,亲生母亲来找,谁也舍不得。”王秋容说,当得知女儿被找到时,心情无比激动,同时也理解女儿养母的心情。

王秋容一再表明:“我没有别的想法,我只是想告诉孩子,她还有三个姐姐,她在这个世界上并不孤单。”

“我的女儿失而复得,现在一家人团聚,这多亏了寻亲栏目组,感谢《辽沈晚报》帮助我们团圆。”王秋容流着泪说。

找姐姐找出一个大家族

“前几天我们还聚会见面呢,好大一家子人。”沈成林非常高兴地告诉记者。他通过本报寻亲栏目组想寻找两个亲姐姐,没想到还找到了大爷、叔叔、侄子、侄女等一大家子人。自认为没有兄弟姐妹的他,突然有了一个大家族。

分离60年弟弟找到了亲姐姐

沈成林今年60岁。60年来,他一直以为自己是独生子,后来有一位亲戚告诉他,“其实你有两个亲姐姐”。通过这位知情的亲戚,沈成林才知道自己的身世。自己并非父母亲生,而是抱养来的孩子。1956年,沈成林出生在鞍山海城一带,家中兄弟姐妹三人,他还有两个姐姐,大姐八岁,二姐四岁。

沈成林听亲戚说,自己出生三个多月,母亲因病去世,当时他太小,所以迫不得已送人抚养。亲戚讲述的一个情节深深地印在了沈成林的脑海里,怎么也挥不去。沈成林的亲戚告诉他:“你养父母去抱你的那天,你两个姐姐哭着喊着不让把你抱走。她们堵住房门口,不许你养父母离开,那场面谁看了都揪心。”

沈成林说,当年自己太小,什么都不知道,但即使在多年以后,听说姐姐堵门的事情,内心还是非常感动,所以产生了寻亲的念头。

沈成林自己都没想到,通过寻亲栏目组,姐姐竟然在一天就找到了。

故事2

时刻的惦念让他们没再错过

分别可能是各种各样的无奈,但再见一定有难以忘却的亲情。因为沈成林的亲人一直都惦念着他,也在寻找他,所以才能这么快找到彼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