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震这终身的五个“最”

(《世纪风采》授权中国共产党新闻网发布,请勿转载)

开国大将 王震,曾担任中央政治局委员、国务院副总理、国家副主席等党和国家重要领导职务。他终身 波澜壮阔、勋绩 卓著,深得毛泽东、邓小平的赏识和器重。他晚年与身边工作人员谈起过往岁月时,说他这终身 有五个“最”:最快乐 的事,是授命 护送毛润之到长沙,第一次见到毛主席;最满意的事,是奉毛主席、党中央之命率三五九旅将士开发南泥湾;最得意之事,是奉毛主席、党中央之命率南下支队南征北返;最骄傲 的事,是在党中央、毛主席领导下创始 祖国的农垦事业;最幸福的事,是北京大学的大学生王季青伴我终身 。

最快乐 的事——授命 护送毛润之到长沙,第一次见到毛主席

1908年4月11日,王震出生在湖南浏阳一个农民家庭。年少 读过几年私塾和小学,后因家贫而停学 ,放过牛、练过武、流浪过街头,一直日子 在最底层。1922年,14岁的王震到长沙寻求出路,当了铁路工人。1923年,参加京汉铁路大罢工,被郭亮派去发出 传单。1925年春,成为长沙新河车站铁路工人纠察队小队长。

这个“小队长”的职位使王震有机遇 与毛泽东结识。从那今后 ,两人在长达半个世纪的革命生涯中,结下了深沉 友情 。

1925年8月的一天,工人纠察队长王应典派王震带3名精干的纠察队员,用铁路上的手摇车护送一位叫毛润之的先生到长沙的韭菜园。那时王震还叫王正林,后来才知道,他护送的毛润之就是大名 鼎鼎的毛泽东、毛委员。

王震当时直感眼前这个年青 英俊的白面书生和蔼可亲,问询 他们日子 和工作状况 ,讲劳工团结、工农革命,给他留下十分 深化 的印象。

在摇车上,毛泽东和王震还有一段单独的互动,使王震刻骨铭心,毕生 难忘。

毛泽东问:“看你小小年岁 就做革命工作了,为什么呀?”

王震嘹亮 地答复 :“为劳苦大众的解放!”

“对头。”毛泽东频频点头,继续说道:“工人阶级就像你们铁路上的火车头。不过,工人阶级这个火车头,不只 要拉着长长的列车行进 ,还要拉着中国劳苦大众,拉着我们伟大的中华民族,拉着伟大的祖国行进 !”

王震心头一亮,感觉这位毛先生讲的道理比郭亮讲得更透亮、更来劲。

毛泽东又说:“干革命,就得准备牺牲,包括自己的生命!”

王震发誓般地说:“我不怕死!为了劳苦大众的解放,我情愿 牺牲生命!”

毛泽东意味深长地说:“是啊,革命者就是要勇于 并且乐于支付 ,这个支付 ,有时是巨大的。这也是我们革命者与其别人 不同的当地 ,所以革命是伟大的,革命者也是伟大的。”

对这番话,王震似懂非懂,眨巴眨巴眼望着毛泽东。

毛泽东坚决 地说:“我们既然想做革命者,就是要支付 ,而不是讨取 ,包括对革命、对国家、对人民、对同志、对朋友……这是我们做一个革命者的最少 规范 。”

很快抵达 用意地,王震感到路途太短,时间过得太快,毛先生讲的革命道理,他还没听够。毛泽东向王震他们道谢往后 ,迈着坚决 的脚步 走向了广阔的村庄 。

这次谈话,不只 是王震与毛泽东建立深沉 友情的开始,并且 在他年青 的心灵中点燃了一支不灭的火把,使他懂得了怎样做一个革命者,认清了革命者的人生轨道:要支付 ,而不是讨取 。

王震在工人运动中迅速成长 起来,1927年1月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,同年5月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,更加坚决 地投身到革命的洪流之中。

王震和毛泽东再次碰头 是5年后。

1930年9月,浏北游击第一支队授命 合作 主力赤军 打长沙,支队长张正坤、政委苏劳相继受伤,王震同时兼任支队长和政委的职务。9月12日,王震率部退回到浏阳河畔镇头市村北,红全军 团政委滕代远把王震介绍给红一方面军总政委毛泽东。

“王震?”毛泽东眉毛一挑,“久闻大名 哩!用你的名字发出 了不少传单、布告,是不是?”

王震微笑着点头。毛泽东一细看:“你不是几年前用手摇车送我的王……”

没想到毛泽东还记得自己,王震很是激动:“陈述 总政委,我就是当年那个王正林。我们游击队的秀才们说,用‘王震’的名字又好记又嘹亮 ,用这个名字出布告,轰动 大,能镇得住地主老财和民团,便改成这个名字。”

毛泽东点点头,又说:“你出的传单、布告都很有文字功底的嘛!”

王震有些腼腆地说:“我是个大老粗。你看到的那些传单、布告,都是我们游击队那些秀才们写的。”

毛泽东摇摇头说:“你们的传单、布告不像完全出自秀才之手嘛,倒像经你这个‘大老粗’刀砍斧劈过的,有一种气势。你这个‘大老粗’能把那些‘小嫩细’组织起来,并把你的意图写出来,就是不‘粗’了。这方面我要好好向你学习。”

王震的脸红到了耳根,连连说:“总政委,不敢当,不敢当!”但毛泽东的鼓励给他增添了无量 力气 。

毛泽东又问:“你想不想当正规赤军 呀?”

王震快乐 地答复 :“做梦都想!”

毛泽东接着说:“我给湘东特委说了,把你们这一带几个县游击队整编成一个赤军 独立师。你带一些主干 去参加,不就当上正规赤军 了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