淄博做好“高新轻绿”文章,新兴产业成动能转换主力

  “散乱污”企业关停1.03万家;钢铁厂从11家紧缩 至3家;焦化厂从8家减少至1家,煤炭产业底子 悉数 退出……这组数字揭示出近年来山东省淄博市做减法“腾笼”的力度。本年 一季度,淄博区域 出产 总值同比增加 5.1%,“空笼”阵痛闪现 。

  老工业城市淄博,重化度高,结构性矛盾突出。新旧动能转换是淄博产业蝶变的重大契机,同时也对缩短“空笼期”、熬过阵痛期提出了应战 。

  “110多年的近现代工业开展 史,让淄博沉淀 了深沉 的技能 资源、人力资源和实体产业的工业基因。这一优势犹如一块‘全能 ’砧木,既能‘嫁接’互联网、大数据、人工智能等新动能,又可以通过智能化改造、延长产业链,对传统产业进行转型晋级 ,完成 ‘老树发新芽’。”淄博市委书记周连华说,发挥工业基础好的优势,淄博集中做好传统产业“高”、动能培育“新”、产业结构“轻”、开展 方式“绿”四篇文章,尽快缩短“空笼期”。

  在淄博高新区,一个全省乃至全国独一无二的电子信息产业园正加速崛起。这片5000亩土地上,早年 钢铁厂、水泥厂、矿山林立。淄博高新区工委副书记、管委会常务副主任魏玉蛟介绍,在筛选 落后产能、进行生态恢复的基础上,高新区高规范 规划建设了以MEMS(微机电体系 )芯片和集成电路芯片为核心的电子信息产业园。这里自主研发的硅微机械陀螺、加速度计、继电器等产品已开始小批量出产 。

  MEMS是继微电子之后又一个军民两用颠覆性技能 ,也是被发达国家封锁和垄断的高新技能 。这一技能 国内的领武士 物是中国工程院院士、清华大学副校长尤政。与其说MEMS新产业“无中生有”,不如说这是淄博苦心培育的成绩——8年前,这项高端技能 “养在深闺人未识”,间隔 产业化尚有较大间隔 ,有集成电路产业基础的淄博独具慧眼,与尤政联合建立 MEMS研讨 院。尔后 ,淄博继续 投入了1.6亿元,为研讨 院搭建了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6英寸硅基MEMS中试代工平台。

  淄博高新区具有 了国内首家微机电制造领域校地共建的研讨 院,这成为当地“双招双引”的“梧桐树”。高新区凭此集聚了包括4名院士在内的54名国表里 高层次人才,他们累计开发MEMS芯片单项工艺180项、产品工艺30余套,主要技能 填补国内空白。以龙头企业为依托,淄博以企招企,吸引更多的关联企业“入群”,新恒汇、齐芯微等60多家高科技芯片出产 研发企业纷乱 落户,从而构成 了集芯片设计研发、工艺加工、封装测试、产品应用等为一体的综合性产业基地,未来这一产业规模将是千亿级。

  电子信息产业异军突起,是淄博加速 培育强大 新动能的缩影。2018年,淄博新引进外来投资10亿元以上重大产业项目95个,新增世界500强及行业领军企业投资项目11个,实践 到位外来投资同比增加 18.5%,其间 新资料 、智能配备 制造、新医药、电子信息“四强”产业项目占悉数 工业项用意70%,新兴产业已成为动能转换主导力气 。

  处于中低端的化工、建材、机械制造、纺织、轻工、陶瓷琉璃六大传统产业,也在改写 人们的固有认知。

  以建陶为例,淄博大幅压减超过70%的产能和出产 线,投资48亿元建成了建陶产业立异 演示 园,同步引进海尔集团产业物联网体系 。山东宏狮陶瓷科技有限公司进驻该园区后,能耗和排放下降 约20%,产量和质量都大幅提高 。

  上一年 ,淄博在全阛阓 中开展“技能 改造打破 年”举动 ,推进 企业技能 改造由单套设备更新向应用新技能 、新工艺、新设备、新资料 等全制造过程集成改造改变,由单一出产 技能 环节向研发、设计、营销、效能 等全出产 流程再造改变,由单个企业改造向产业链协同改造、集约集聚开展 转变,完成 全产业链和整个出产 体系脱胎换骨式的改造 。

  无论是改造提高 传统动能,仍是 加速 培育强大 新动能,都离不开科技立异 的引领。淄博继续 引进大校大院大所,同时推进 淄博高校与城市交融 、驻淄央企省企与当地 交融 ,全面推进院士工作站、企业技能 中心、工程研讨 中心(实验室)等自主立异 平台建设。现在 ,淄博院士工作站数量居全省之首。

  “剪子不再是曾经 的剪子,新华医疗更不是曾经 的新华医疗了!”5月6日,面对品种 繁复 、大小 不一的数千种医疗器械,山东新华医疗器械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许尚峰侃侃而谈。这几年,新华医疗与清华大学、中科院高能物理研讨 所等单位合作,全力加强技能 攻关,一举霸占 了高能直线加速器核心技能 ,把握 了完全自主常识 产权,下一年 产品就可推向市场。与之配套的85厘米大孔径螺旋CT,已于上一年 11月取得产品注册证,当时 世界上只有新华医疗和荷兰飞利浦可以 制造。